丫丫電子書 >> 言情小說 >> 蠻荒記TXT下載 >> 蠻荒記章節列表 >> 蠻荒記最新章節

第六卷《剎那芳華》 第十七章 猛志常在(1至3)

作者:樹下野狐 下載:蠻荒記TXT下載
    “蚩尤!蚩尤!”

    風聲喧呼如沸,恍惚中,他仿佛聽到有人在哭喊著自己的名字,想要應答,卻發不出半點聲響。只覺絢光霓彩漫天怒放,自己如羽毛般懸浮起來,天旋地轉,朝著那燦爛的陽光、無垠的碧虛回旋飄去。

    春風拂面,陽光煦暖,仿佛母親的手在摩挲著自己;湛藍的天穹無邊無垠,多么象大海呵,就連那朵白云也幻化成了一葉白帆。

    他看見父親坐在船頭,朝著自己揮手微笑,身后碧波浩淼,金光粼粼,蜃樓城閃耀著水晶似的光芒。

    他看見陽光透過洞隙,折射在蜃怪的打開的殼扇里,絢光四射,他和拓拔野正坐在巖石上,燦然大笑著將未來眺望。

    他看見晚霞滿天,雪白的沙灘上篝火熊熊,映紅了纖纖的如花笑臉。

    他看見月華如水,西海泥灘薄冰如鏡,晏紫蘇微笑著熟睡在他身側,睫毛、秀發上凝結著淡淡的白霜……

    他的心底怦然一跳。天上的白云聚散離合,疏忽萬變,多么象她呵,多么象她那或嗔或喜、或哭或笑、千變萬化卻又美麗如一的容貌。就連狂風吹在耳畔,也仿佛是她銀鈴般回蕩不絕的笑聲。

    “你呆頭呆腦的,真象一只大笨熊?!?br />
    “呆子,你知道這蟲子是什么嗎?叫做‘兩心知’。從今往后,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你的喜怒哀樂也全部操在我的心上啦?!?br />
    “好兇!你想要嘗我的舌頭,又何必非要割下來?”

    “呸,過了這么久才認出我么?姐姐真是白疼你啦?!?br />
    “我殺人如草菅,為什么偏偏對你下不了手?難道你……你當真是我命中注定地魔星嗎?”

    “臭小子。誰說我喜歡你啦?你這呆頭呆腦、又臭又硬、一點就著的臭木頭……哼,現在天下之大,再沒我容身之地。我只能和你這爛木頭綁在一處,載沉載浮了。你……你可不能撇下我不管……”

    “自然不成!從今往后。你的心里只許想我一個人。臭小子,剛說完的話,你便想要反悔嗎?”

    …………,

    嗔言笑語繽紛交疊,他地心里漸漸變得說不出的歡悅和寧靜,迷迷糊糊中,忽然又看見火焰沖天,獸騎狂奔,人們哭喊慘叫,踉踉蹌蹌地在殘垣斷壁之間穿梭,被呼嘯而過的騎兵持矛穿胸貫起?;虮坏豆赓咳粩芈漕^顱,鮮血激射。

    看見萬里荒野,白骨累累。鷲鳥漫天盤旋,老人顫抖著站在狂風中,茫然四望,淚水縱橫。

    看見**的女人曲蜷在起伏的草浪里,鮮血在身下流淌。孩子哭泣著抱住她,迭聲叫著媽媽。

    他看見這些年來跋涉過的千山萬水,看見刀光劍影??匆娒苋绫┯甑臋M空箭矢,看見悲嘶倒地的馬獸,看見哀哭的人、恐懼的眼睛、飛濺著地漫天鮮血……看見了那些在他腦海里縈繞不去的苦難和戰爭。

    看見驚濤駭浪層層疊疊地怒掀排涌,父親昂然站在飄搖跌宕的船頭,衣裳鼓舞,身子卻銅澆鐵注似地一動不動,轉頭對著他大喝:“站直了!喬家男兒就算是死,也絕不趴下!”

    他心中猛地一顫,象是突然被喝醒了。登時感到一陣錐心裂骨的燒灼與痛楚,十指瞬時松脫,被狂風呼卷,直上青天。

    “蚩尤!蚩尤!”烈煙石沖天飛起,將他緊緊拽住,指尖劇烈地顫抖著,心中那桎梏的痛楚,隨著心臟的每一次搏動而猛烈擴張,仿佛要將她從內到外,撕裂成萬千碎瓣。

    火焰狂舞,他的頭發燒起來了,然后是他地臉容,他的身體。他沒有燒死在赤炎山中,沒有燒死在蒼梧淵底,卻為什么偏偏燒死在她的手里?

    她淚水奪眶,欲呼無聲。撕心地痛楚、洶涌的柔情,交織成灼身烈火,窒堵得她無法呼吸。右手顫抖,強忍劇痛,緊緊地握著他的手腕,左手反握住伏羲牙,一點一點地奮力拔出。

    五寸……四寸……三寸……再抽拔出幾分,便可以重新插回他的脊骨。當是時,漫天赤紅的火浪中,突然亮起一道橙色的刺目光芒,狂飆似的迎面沖到。她心下一沉,已來不及發力阻擋。

    “轟!”蚩尤身子驟然翻轉,鮮血飛濺,左臂被那道光浪齊肩卸下,連著苗刀,在藍天中悠悠飛旋,光芒閃耀。

    “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下方傳來海嘯雷鳴似的歡呼吶喊。

    姬遠玄騎著麒麟呼嘯而過,凌空盤旋,縱聲大笑道:“九黎苗賊,爾等大勢已去,拓拔小賊已經葬身鯤腹,蚩尤也已被寡人打敗,你們是要棄暗投明,保全性命,還是執迷不悟,自取滅亡?”

    她指尖顫抖,悲怒恐懼,在那心鎖寸寸緊箍之下,真氣岔涌,劇痛如絞,竟似什么力氣也使不出來了,更毋論拔出伏羲牙。淚水方一涌出,便被烈火蒸騰成了輕煙,迷迷蒙蒙,看不真切。

    忽然,蚩尤的手指微微曲攏,象是被那斷臂、火灼地痛楚震醒了,只聽他重重地“呸”了一聲,哈哈狂笑道:“帝鴻狗賊,就憑你也能打得敗我,打得敗拓拔?九黎男兒個個都是頂天立地的大英雄,豈會向你這等妖魔屈膝投降……”

    話音未落,狂飆鼓卷,“轟:地一聲爆響,蚩尤沖天搖曳,血浪噴卷,左腿又被鈞天劍凌空切斷。

    遍野喧沸,遙遙聽見晏紫蘇嘶聲叫道:“姬遠玄!你再不住手,我就殺了你娘……”斷斷續續,很快又被歡呼、嘯喊聲徹底蓋過。

    陽光照在姬遠玄的臉上,如鍍黃金,他目中光芒閃耀,斜斜高舉長劍,對著晏紫蘇的方向。一字字地朗聲道:“寡人自決意統一四海,造福蒼生,便已將個人生死榮辱置之度外。比起天下百姓、千秋大業,無論是誰。無論何等犧牲,都微不足道。晏國主,你若真想救他,便立刻棄暗投明,和他一起轉投寡人麾下。否則寡人惟有將他碎尸萬段,以告天下!”

    此時蚩尤雙腿、一臂俱斷,周身火焰卷舞,已是奄奄一息,但怒火填膺,神智卻是說不出的清明。嘶啞著嗓子,仰頭大笑道:“好一個寡廉鮮恥的妖魔孽障!你當殺了喬某,天下人便會向你屈服么?要殺要剮。只管來罷,喬爺爺我就算死了,魂魄也當化作漫天星辰,千秋不滅。我要親眼看著拓拔如何踏破朝歌山,血洗陽虛城??诚履愕毓奉^,祭奠所有在天英靈!”

    他運足氣力,將聲音遙遙傳遍四野。九黎苗軍悲憤填膺,盡皆捶胸火嘯,振臂狂呼,遙遙如山海相應。

    ******

    姬遠玄目光灼灼,握劍微笑道:“很好,那么寡人便如你所愿,切下你的頭顱,懸掛在昆侖之巔,讓你看看到底是拓拔小賊卷土重來呢。還是我土族大軍一統四海!”黃光怒卷,再度騎獸猛沖而來。

    烈煙石心中驟然揪緊,強忍劇痛,不顧一切地奮起全力,將那伏羲牙從自己椎骨抽拔而出,猛然插入蚩尤背脊。

    “轟!”伏羲牙方一離體,眼前登時赤紅一片,體內烈焰飚卷,仿佛巖漿噴瀉肆虐,將她的五臟六腑、七魂六魄……全都燒熔化燼!

    她厲聲尖嘯,臉上、頸上、臂上……突然生出濃密赤紅的翎毛,雙袖紅光沖舞,化若巨翼,火浪層疊噴涌,頓時將蚩尤朝外高高震飛。

    幾在同時,姬遠玄電沖而至,鈞天劍掄起一道數十丈長地刺目光浪,將蚩尤頭顱倏然斬飛。

    烈煙石腦中嗡的一響,芳心如裂,剎那間什么疼痛也感覺不到了,只聽見自己的尖嘯如雷,隆隆轟鳴,體內的赤炎真氣如火山熔巖,層疊火爆,穿過那遮天紅云似的巨大雙翼,朝著四面八方席卷噴薄,要將世間一切,全都焚滅!

    狂風怒舞,蚩尤頭顱螺旋破空,連著那伏羲牙一齊扶搖直上,碧天、大地在他四周急速旋轉,狂吼聲猶自回蕩不絕。

    那一瞬間,他看見天地皆赤,火焰如荼,茫茫碧野,盡化焦土??匆娝孽r血沖天長噴,宛如彗星橫貫碧虛,又象一道赤紅匹練,凝結在無邊無垠的萬里長天,獵獵招展。

    他看見碧浪起伏,小舟跌宕,海鷗在藍天下回翔。他躺在晏紫蘇的腿上,就象一個嬰兒蜷曲在母親的懷抱。

    他看見狂風鼓卷,她的長發飄舞飛揚,陽光照著她暈紅地俏臉,她低下頭,撫摩著他的臉頰,嫣然一笑:“呆子,等有一天打完了戰,我們就乘著小船,隨風四處漂蕩,到一個最遠、最遠的海島,蓋一間木屋,生一群孩子,你去打漁,我來結網。好不好?”

    他悲喜交涌,想要點頭應答,眼前卻突然熾白一片,萬物俱消。

    ******

    大荒597年三月,女魃化鵬,天下大旱。黃帝殺蚩尤、夸父于涿鹿之野。蚩尤余魄化如赤氣芒旗,數月不散,夜穹絳紅如火,星月為之黯然。大荒故有諺:“蚩尤戰旗出,日月盡失光。旱魃女神哭,天地皆無常?!?br />
    此后六年,赤水北岸龜裂萬里,寸草不生,惟有每年三月,兩岸開遍素萼紅花,灼灼連天,相傳為蚩尤鮮血所化。

    軒轅六年三月,黃帝登軒轅臺封禪,大赦天下,封蚩尤為戰神。當夜冀州突降暴雨,赤水河決,一夜之間,萬里碧草遍生,繁花似錦,數十萬蝴蝶沿赤水河岸翩翩盤旋。

    從此之后,赤水兩岸四季如春,天下再無蚩尤花。

    ******

    狂風鼓舞,檐鈴搖蕩。窗外天藍如海,雪鷲盤旋,崔巍連綿地雪山中。隱隱約約傳來初融的冰川隆隆轟鳴。

    玉螺宮中焚香裊裊,在陽光斜照下,時而青紫,時而赤碧?;名惒欢?。黃姖,蓐收等人屏息斂神地立于殿內,一言不發。

    纖纖坐于上方龍床上,屏風延邐半隔,珠簾搖曳,瞧不清她的臉顏。過了半晌,才聽見她淡淡道:“黑帝遣來地密使,列位神上覺得可信么?”

    黃姖徐徐道:“天吳這幾年來挾帝矯旨,獨斷跋扈,大肆排斥異己,動輒治以謀叛之罪。北海人人自危。長老會也罷,眾貴侯也罷,想必都已心懷怨恨。伺機而動。當今黑帝與拓拔龍神原系一家,又曾為他所救,情誼自非同一般,眼下又正值天吳、龍神生死決戰,正是轉戈相向。一舉剪滅水伯的良機。依臣之見,那密使所說當非虛言?!?br />
    蓐收沉聲道:“水伯爪牙眾多,對黑帝控制甚嚴。又豈會讓她在眼皮底下派出密使,與我族相通?以他深狡多詐地性子,我看此次多半是詐和之計,想要引誘我軍入其埋伏?!?br />
    黑木銅沉吟道:“龍牙侯謙和寡欲,無甚野心,在北海素來頗有人望,也是當今水族能與天吳分庭抗禮的寥寥幾人之一。他這半年來悄然游歷北海,說服水族貴侯對抗水伯,尚無多少成效。更毋論……”

    搖了搖頭,嘆道:“更毋論黑帝無根無基,形同傀儡,毫無半點實權。即便她真有扳倒天吳之意,那些水族將領又豈會聽從?”

    黃姖道:“圣女明鑒,水族當下將領中,依附天吳地誠然居多,但眼下封守符禺山地童將軍,當年曾被龍牙侯所救,對水伯亦暗藏不滿,否則前幾日的大戰,也不會故意網開一面,任我們從南突圍了。只要他肯奉黑帝密旨,轉戈支持我軍,必可以打帝鴻、天吳一個措手不及?!?br />
    眾長老輕聲議論,點頭者有之,搖頭者亦有之,爭執不下,終究還是質疑黑帝密使的人占了多數,不愿冒此奇險。

    纖纖也不明確回答,淡淡道:“金門神上,陛下的東夷軍現已到達何處?”

    黃姖道:“據凌晨青鳥來信,陛下已過南海湯山,后日晌午前當可進入南荒,與炎帝軍會師?!?br />
    殿上嘩然。連日來少昊稱病不出,眾長老只道他故態復萌,耽于酒色,荒廢了上朝,此刻聞言,才知道他竟是使了“瞞天過?!敝?,御駕親征,悄然率領東夷軍,穿過寒荒,繞過南海,從背后攻打火族叛軍與南荒九大蠻族。難怪英招、江疑近來也不見蹤影。

    纖纖道:“陸虎神與拔祀漢現在何處?”

    黃姖道:“他們已奉圣女之命,繞過中曲山,順赤水而下,朝桂林八樹進發。最快明日傍晚便可抵達涿鹿?!?br />
    眾長老又是一陣嘩然,才知**早已與白帝布置周詳,一面故意示弱,與水、土聯軍在前線僵持;一面暗發奇兵,取道窮山惡水,突襲敵軍后方。運籌帷幄,雷厲風行,頗有西王母之風,只是沒想到竟連本族長老也一并瞞過。

    纖纖道:“倘若黑帝密使所言非虛,百里春秋現在應當已在北海,駕馭鯤魚,伏擊拓拔龍神。他與廣成子既然都已離開,剩下的尸兵、妖獸便都不足為懼。金門神上,你即刻奉我手諭,和黑帝密使一齊前往符禺山,密會童將軍,明日黃昏前務必將鬼國尸軍就地殲滅?!?br />
    黃姖肅然領命。

    事已至此,眾人都已明白她與少昊的態度,雖然仍心存疑慮,亦不敢再有異議。當下按照她所吩咐,各自伏拜接旨,領命而去。

    群臣散盡,纖纖才徐徐從龍床上坐起,在侍女的攙扶下,慢慢地走下臺來。大風呼卷,衣裳鼓舞,她撫摩著隆起的肚子,朝東北望去,心潮洶涌,也不知是悲是喜是憂是懼。

    窗外白云翻涌,在藍天與雪峰之間,變幻著萬千形狀,就如這世事一般瞬息難測。

    一別半年,她始終未曾透露懷他骨肉之事,便是不想讓他有任何牽念。此時此刻,也不知他究竟是生是死?倘若他……他當真葬身于鯤魚腹底。父子二人豈不是永無相見之期?心中酸痛如割,淚水盈眶。

    正欲轉身,忽聽“隆”地一聲隱隱悶響,眾侍女齊聲低呼。

    東邊天際突然沖起一道刺目的彤紅光芒。象霓霞橫空,赤練搖舞,又象是一道巨大地彗星,拖曳著長長的紅光,凝懸在萬里碧天,久久不散。

    狂風卷過珠簾,刮得她周身僵凝,無法呼吸。她胸口如撞,怔怔地凝望著那道赤光,突然感到一陣無法遏止地、尖銳刺骨地恐懼和悲傷。

    ,

    大河滔滔。艷陽高照。

    兩岸沙礫遍地,細草搖曳,鮮血從橫斜重疊的尸體間蜿蜒流過。潺潺匯入河中,洇散成萬千道紫紅的細絲,疏忽飄散。

    一萬六千余名炎帝軍將士沿著阪泉河北岸遙遙散布,或彎腰立于河中,或低頭蹲踞岸邊。個個渾身是傷,唇焦口裂,顧不得湍流中浮沉地殘肢與血腥。競相捧起水,大口大口地貪婪掬飲著。

    惟有烈炎昂首騎乘火龍,一動不動地仰望著藍天上那道彗星似的赤艷霞光,眉頭緊蹙,心中涌動著莫名地憂懼和不安。

    天有異象,必有劫亂。他從未見過這等彤紅奪目的氣芒,也不知由何物聚化而成,仿佛巨大戰旗,斜指西北。整整一日一夜未見減弱,反似越來越加光亮。難道……難道竟是天神指引,暗示他們繼續向西北進軍,與苗軍會師,合擊帝鴻?想到這里,精神微微一振。

    這幾個月來,境內叛亂四起,先是南荒九大蠻族以“恢復古制,諸族自立”為口號,舉兵呼應,接連攻陷南疆數十城,大肆殺戮。接著,那些烈碧光晟舊部、故交也紛紛發難,或與土、水兩族結盟,擁兵自立,稱孤道寡;或上書長老會,要求廢除炎帝,另立賢明。

    烈炎九發詔令,安撫不成,被迫率軍南征,平定九族之亂。但南荒安定未久,人心不齊,百姓又厭兵畏戰,紛紛棄家離鄉,逃入深山避難。是以炎帝軍雖然英勇奮戰,接連擊潰九族聯軍,卻苦于后援難繼,漸漸陷入叛軍重圍。

    土、水、木三軍趁機攻入北疆,輪番滋擾,王亥甚至一度攻陷鳳尾城,將木易刀擒伏誅殺?;鹱鍎觼y更劇,與土、木接壤的各城城主接連投敵,以求自保,局勢日益險峻。

    烈炎力排眾議,以攻為守,率領大軍轉戈北向,朝土族境內日夜兼馳,務求在最短地時間內與苗軍會師,攻下陽虛城,誅殺帝鴻?;鹱迮衍姶蠖嘁栏酵磷?,只要斷其根本,境內自然便可不戰而平。

    但帝鴻似乎早已料到此招,在阪泉河一帶布下重兵,炎帝軍還未完全渡過此河,便遭到迎頭猛攻。南荒蠻族盟軍又從南岸殺來,前后夾攻,殺得炎帝軍大潰。所幸刑天率部浴血死戰,再加上祝融以嘯聲駕馭眾獸,方勉強扭轉局勢,擊退土族大軍,得以登岸。

    此后六日間,經過連番激戰,炎帝五萬大軍傷亡近半,仍被重重夾圍在阪泉河北岸,進退不得。糧草已盡,將士精疲力竭,斗志低糜,就連最驍勇剽悍的戰神軍團也都意氣消沉,到了至為危險的時刻。

    若朝南渡河,不等上岸,勢必便被南荒蠻軍與土族大軍前后夾擊,重現前幾日的噩夢;若朝北沖殺,一旦不能及時沖出土族重圍,南荒蠻軍渡河追來,一樣腹背受敵,全軍覆沒。

    烈炎左思右想,惟有率軍朝上游挺進,爭取甩脫兩岸追兵,伺機突圍。奈何兵疲馬乏,大軍難以全速跟繼,沿著阪泉河排成了斷斷續續的一字長陣,被土族追兵連番狙截,險些被分割殲滅。不得已之下,只好重又放慢速度,融合整頓。

    昨夜方抵達此地,又遭遇土族伏兵,虧得天上這道赤紅氣旗照得四野如晝,炎帝軍才得以預警,經過足足兩個時辰地慘烈激戰,打退敵軍。稍作喘息。

    此時已近晌午,炎帝軍馬不停蹄地奔了一日饑腸轆轆,又一夜未曾交睫。疲困難忍,喝飽了水,紛紛靠坐在岸邊巖石上歇息。

    刑天則率領四千名戰神軍騎獸駐守外側,警惕地掃望著北邊四里外的連綿密林,提防敵軍再度突然殺出。

    狂風吹來,林濤呼嘯,碧綠的枝葉在陽光下閃耀著點點白光,眾馬獸驚嘶踢蹄,紛紛沖上岸去。炎帝將士大凜,一邊拽緊馬獸韁繩。一邊握刀提槍,四下眺望,凝神戒備。

    忽聽慘呼連聲。數十名戰士突然握著自己地咽喉,瞪目吐舌,搖搖晃晃地摔入河中,被湍流卷著朝東沖去。繼而慘叫迭起,又有數百人或輯腹了腰?;蜃ズ頁闲?,接連翻身跌倒。百余匹龍馬亦尖嘶亂奔,狀如發狂。

    ******,

    祝融一凜。高聲喝道:“河里有蠱毒,大家不要再喝了……話音未落,上游南岸果然歡呼四起,密鼓狂奏,伴隨著尖銳刺耳地骨號聲。

    炎帝將士驚怒交集,想不到這些蠻族竟不顧污染河流,遺禍自身,奔到上游去放蠱下毒。幸好阪泉河河面極寬,水流湍猛。蠱毒被稀釋沖刷,威力大減,否則眾人只怕全都要蠱發斃命了。

    但無論如何,眾人也再不敢喝這河水了,只好縱聲大罵,拉著獸騎奔上岸去。南荒炎熱,雖是春節,中午時已是驕陽如火,不食不寢便也罷了,無水可飲實是難以煎熬。

    當是時,狂風益猛,飛沙走石,北岸密林驚濤駭浪似的猛烈起伏,刮得眾人睜不開眼來,朝后踉蹌跌走。眾將士驚火更甚,紛紛叫道:“是風后!風后這老妖婆來了!”

    烈炎與祝融、赤霞仙子對望一眼,想起昨夜激戰時,土族軍隊所散布的謠言來,心頭寒意大盛。連月來,風后一直隨同帝鴻與蚩尤作戰,她既敢抽身來此,難道真如謠言所說,涿鹿戰事業已結束?蚩尤、夸父真地都已被帝鴻殺死?

    念頭未已,北岸密林上空突然涌起一大片艷如霓霞地紅光,接著又聽一聲尖利恐怖的狂嘯。眾人眼前一黑,喉頭腥甜亂涌,再被那狂風推卷,登時接二連三地飛拋摔跌,墜入河中,陣形大亂。

    赤霞仙子臉色陡變,心中閃過一個難以置信的念頭,但見那片赤光急速擴張,瞬間便遮過了半壁藍天,與那道彗星似地絳紅氣旗交相輝映,照得白日無光,天地盡赤。

    狂嘯聲越來越尖銳猛烈,與那颶風交奏,震耳欲聾。炎帝將士氣血翻騰,掩耳潰退,胸膺中憋悶得幾欲發狂。就連烈炎、祝融等絕頂高手亦呼吸窒堵,搖搖欲墜,心下大駭,不知來者究竟是何方魔物!

    那片紅光越來越大,遮天蔽日,中間是一大抹絳紫色的陰影,仿佛一只巨大得無以形容的怪鳥,正張開雙翼,當空仰頸尖嘯。

    “大金鵬鳥!”赤霞仙子倒吸了一口涼氣,淚水卻倏然涌出了眼眶,悲喜恍惚,低聲道,“是你!”

    “轟!”大鵬尖嘯聲中,雙翼猛地朝下遙遙拍舞,狂飆怒卷,紅光沖天,赤水北岸登時沖爆起數十丈高的滾滾火浪。

    炎帝眾將士登時渾身著火,慘呼著撲打狂奔,顧不得水中蠱毒,紛紛朝阪泉河里躍去,水花四濺。

    “妹子!”烈炎驚駭悲怒,幾乎不敢相信眼前所見。烈煙石化身女魃后,雖然也曾幾次顯出大鵬獸身,但從未變得這般巨大,其威力更未曾有如此可怖。單以此翼擊之力,幾乎便可讓千軍涂炭,萬里焦土!

    阪泉河兩岸歡呼如沸,戰鼓如雷,只聽一人遙遙朗聲道:“二弟,拓拔小賊已與身北海鯤腹,蚩尤、夸父也已被寡人分尸梟首。普天之下,再無人可擋我黃土王師。你又何必飛蛾撲火,螳臂當車?”

    那聲音雄渾高越,一字字地穿透大鵬尖嘯與四野轟鳴,清晰地在眾人耳際回蕩,正是姬遠玄。

    眾人嘩然。又驚又怒,不知真假。

    烈炎運足真氣,高聲喝道:“姬遠玄,你為了一己野心。弒父殺兄,結黨妖魔,陷萬民于水火,也配稱什么‘王者之師’?我三弟、四弟何等英雄人物,以你這等幺魔小丑,也能傷得分毫?你若還有半點廉恥之心,就立即放下屠刀,改邪歸正,看在往日結義情分上,我還可為你向天下人求情……”

    姬遠玄哈哈大笑道:“很好。既然二弟是不到昆侖心不死。那么寡人便讓你、也讓天下人瞧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痹捯舴铰?,號角、鼓聲、狂風齊齊頓止。那大金鵬鳥亦收住尖嘯,張翼盤旋。

    岸邊火勢漸漸轉小,只見陽光下,旌旗獵獵,數以萬計的土族大軍正穿出山林。越過草坡,漫山遍野地朝著阪泉河北岸包攏而來。軍容整肅,蹄掌聲、步伐聲、車輪聲……“隆隆”轟鳴。整齊而有節奏,震得腳下大地微微顫動。

    當先一排戰車轆轆疾馳,姬遠玄昂然站在正中的旗車上,金冠黃袍,臉帶微笑,神采飛揚。應龍、武羅仙子等土族貴侯、大將分立在兩側地戰車上,每輛戰車地旗桿上都懸掛著一個慘白的人頭,隨風搖擺,瞧來詭異已極。

    烈炎等人凝神細望。無不如被重錘猛擊,臉色齊變。姬遠玄戰車上懸掛地那顆人頭,濃眉高鼻,刀疤斜布,怒目圓睜,雖然已死,神情卻帶著說不出的桀驁、兇暴與狂霸,讓人望之凜然,赫然正是蚩尤!

    其余戰車上懸掛著地另外三十余顆人頭,竟分別是夸父、段聿凱、雷波、阿皮、風翼軒等人。

    再往后望去,土族眾獸騎個個手持長槍,矛尖上也都各系著若干顆血淋淋的頭顱,想來全都是九黎苗軍與古田將士。

    火族群雄最為擔心之事終于發生,一時間驚火駭懼,鴉雀無聲。祝融朗聲道:“姬遠玄,你想要造謠作假,也當做得逼真一些。單憑這些不知那里砍來的人頭,便想混淆視聽,消我三軍士氣么?”

    姬遠玄笑道:“想不到?;鹕裉锰瞄L者,竟也說出這等幼稚可笑地話來。既然還是不信,寡人就再讓你們辨斷分明?!迸牧伺氖?,后方將士又推出百余輛囚車。

    眾人心中又是一凜,但見第一輛囚車上坐著一個明眸雪膚的紫衣女子,仰著頭,眼中淚光瀅動,對周遭一切視若不見,只是癡癡地凝望著蚩尤搖曳的頭顱,和空中那道赤芒氣旗。

    雖然塵土滿面,神容憔悴,卻掩藏不住那明麗照人地絕世容光。正是素有“千面美人”之稱的青丘晏紫蘇。其后的囚車上,則分別枷鎖了赤松子、風伯、柳浪、盤谷等人。

    赤松子渾身鮮血,手腕、腳踝都被混金鏈釘穿,牢牢地鎖在玄冰鐵車上,動彈不得,臉上卻渾無懼色,哈哈狂笑道:“姓姬的,枉你身為一族之君,只會用這些無恥卑劣地招數,羞也不羞?有膽子便將八郡主放了,你和老子一對一地比劃比劃,老子若是輸了,要殺要剮,悉從尊便。你要是輸了,就支一口大鍋,自己跳進去煮成肉羹,也不枉你這副尊容……”

    話音未落,“啪”地一聲,應龍的長鞭已猛地抽在他的臉頰上,登時肉開骨裂,鮮血激濺。

    火族群雄早已將他視如自己人,眼見他慘受囚辱,無不大怒,紛紛拔刀叱罵,便欲沖上岸去。

    姬遠玄笑道:“手下敗將,何以言勇?”也不理他,走下咱車,踱到柳浪地囚車旁,斜斜抽出鈞天劍,一字字地微笑道:“柳軍師,炎帝不信寡人之言,不如由你來告訴他,不投降我土族王師者,是什么下場?”

    柳浪臉上血污斑斑,神情卻頗為從容淡定,嘆了一口氣,道:“不投降土族王師者,自然是亂臣賊子,必當被分厚挫骨,梟首示眾……”

    眾人哄然,他又話鋒一轉,提高聲音道:“不過早在十年前的東海湯谷,我們便已被軒轅黃帝感化,投降了土族王者之師。軒轅黃帝乃土族帝胄,又是神帝使者、伏羲轉世,德高望重,萬民臣服。倒是你們這些篡權欺世地亂臣賊子,假借黃帝之名,禍亂天下,必當被分尸挫骨,梟首示眾……”話音未落,劍光一閃,他的頭顱頓時被斬飛旋舞,血光噴射。

    眾人大嘩,姬遠玄搖頭道:“死到臨頭,還逞口舌之利?!眲︿h一轉,撩在盤谷頸上,道:“盤將軍,你是盤古大帝的后人,所說話語自當非虛。你來告訴大家,寡人是如何將蚩尤碎尸萬段,送到天南地北七個地方封埋……”

    盤谷臉上懲紅,胸膛急劇起伏,瞪著他,怒火欲噴,驀地大聲吼道:“**你奶奶地紫菜魚……”劍光又是一閃,他的頭顱登時又被切斷飛旋,鮮血噴得旗上殷殷艷紅。

    群雄悲火驚嘩,喝罵不絕。

    姬遠玄又走到晏紫蘇身邊,眸中光芒閃耀,微笑道:“晏國主,他們既都不肯說,就由你來告訴大家:順我者昌,逆我者亡,與寡人為敵者,必將象蚩尤一樣身首異處,魂飛魄散,萬世不得超脫?!?br />
    晏紫蘇看也不看他一眼,仰頭凝望著那道赤霓氣旗,雙頰暈紅,又是悲喜又是驕傲,柔聲道:“誰說他魂飛魄散,萬世不得超脫了?我的夫君是古往今來天下第一大英雄,活著地時候,世上沒有一人能及得上他的光芒;即便死了,魂魄也讓這日月星辰渾無顏色。終有一日他會重新回到這世上,再作出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來。只可惜……”淚水盈眶,搖了搖頭,微笑道:“只可惜那時我已經看不到啦?!?br />
    聞聽此言,烈炎等人心下一沉,殘余的幾絲僥幸之念蕩然無存。曾多次與蚩尤并肩作戰的戰神軍眾將士更忍不住心中悲憤,眼圈盡紅。

    姬遠玄哈哈大笑道:“想不到殺人如麻的晏國主,竟然也是個忠貞癡情的賢妻良母!很好,君子當成人之美,寡人這就將你大卸八塊,和你夫君同葬一處!”右手一轉,鈞天劍黃光怒卷,朝她頸上斬去。

    ******“

    作者:下次更新時間為5月22日
本章結束
一定要記住丫丫電子書的網址:www.759476.buzz 第一時間欣賞《蠻荒記》最新章節! 作者:樹下野狐所寫的《蠻荒記》為轉載作品,蠻荒記全部版權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發現本小說蠻荒記最新章節,而丫丫電子書又沒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現蠻荒記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蠻荒記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丫丫電子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蠻荒記作品內容、版權等方面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短信給管理員,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

蠻荒記介紹:
昆侖蟠桃會后,五族分裂,天下離心,大荒風云再起。九州四海,究竟誰主沉???洪荒往事,又隱藏了多少玄秘!理想正義,難決難舍;愛恨情仇,如火如荼。拓拔 野、蚩尤、姬遠玄、烈炎……群雄逐鹿,各領風騷,在這華夏最為瑰麗莫測的破曉,譜寫出一曲波瀾壯闊、氣壯山河的洪荒史詩。
玩捕鱼游戏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