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電子書 >> 武俠修真 >> 金鱗TXT下載 >> 金鱗章節列表 >> 金鱗最新章節

第1338章 星光耀大地(下)

作者:土疙瘩的愛情 下載:金鱗TXT下載
    血河魔君如同背后生有眼睛,反應神速,右手大袖向后一揮,血光飛舞,輕飄飄的大袖陡然凝實,如一張鐵板般拍向了身后斬來的刀光。

    砰!

    一聲悶響,“鐵板”崩碎,化作血焰飛濺,那長刀,卻穿透血焰,斬在了血河魔君后遞的手臂之上,直接斬下了小半截手臂,這長刀,竟是鋒銳的讓人難以想象,而更詭異的是,長刀和血河魔君手臂接觸的剎那,血河魔君體內血液陡然倒流,奔著長刀而去,血河魔君身周裹著的那層護體血焰倒卷,亦是奔著長刀而去。

    一個飛速旋轉的血色漩渦在長刀四周生出,一聲歡快的龍吟聲驟然響起,這長刀之上,竟是浮出了一條血色龍影,龍口一張,卷入漩渦之中的血焰加速沖著龍口之中沖去。

    而血河魔君的身影卻已遠離,一個大跳,竄出了三千丈遠,心頭驚駭欲絕。

    這長刀鋒利倒也罷了,竟然還能吞噬奪取他體內精血和身周護體血焰,這是什么鬼東西?難道是傳說中上古天魔以自身神魂骸骨煉制的噬血魔器?

    隨著血河魔君這一逃,長刀前方的血色漩渦失去了血焰吞吸,瞬間崩潰,刀身之上纏繞的龍影亦是一閃間沒入刀中不見,不過,持刀的那名銀甲巨人卻是向前一步跨出,沖向了血河魔君后方,摟頭一刀。

    另一側,那名持棒的銀甲巨人揮舞大棒,再次砸向了血河魔君。

    血河魔君根本沒想到這虛幻的法相之中包裹的竟然還有真人,眼看著陷入前后夾擊,心頭既驚且怒,左臂一晃,一拳擊向了前方持棍者,轟,虛空扭曲,一只血焰翻滾的巨拳憑空生出,足足有閣樓般大小,擋住了持棒者的去路,斷了半截小臂的左手向后一揮,三道血光飛出,化作三枚飛釘,呈品字型奔著身后之人的胸膛面門刺去。

    而那只斷臂處光影閃爍,半截嶄新的手臂如氣吹般瞬間生出。

    三者的動作皆快,出手間兇猛迅捷,砰砰砰幾聲悶響幾乎在同時響起,血色巨拳崩碎,前方擋路者被一拳擊飛,崩碎的拳影化作漫天血光飛濺在這擋路者的身軀之上,滋滋作響,此人一身銀光閃亮符文繚繞戰甲頓時被血焰腐蝕出一片片烏黑,烏黑之中竟然透出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孔洞。

    三枚飛釘和后方銀甲巨人手中長刀對撞,飛釘被擊飛,持刀者亦被飛釘中蘊含的巨力擊退,向后倒飛,這三枚飛釘,并非虛幻,乃是實物法器,被擊飛后血光大放,扭曲變幻著化作丈許之長,透著濃濃血腥味,釘聲之上有符文閃爍,和長刀對撞,竟然沒有被斬斷。

    兩名偷襲者被震退,血河魔君卻也不敢在原地停留,沖著一側一個大跳,斜飛出去數千丈遠,左臂大袖向外一甩,轟的一聲大響,一團滾滾血焰從袖中飛出,眨眼間化作畝許般大小,砰的一聲炸開,一道道血光飛濺,扭曲變幻著化作上千枝血箭,密密麻麻一片地射向兩名偷襲者。

    緊跟著,血河魔君再次沖一側沖去,不敢在原地做停留,心隨意動,三枚飛釘在空中一個盤旋,化作三道血色流光奔著那名持棒者擊去。

    這兩名偷襲者神通不弱,他不想被纏住,尤其是不愿被那名持刀巨人纏住,不敢被此人靠近,此人手中刀太過詭異,出手迅捷如電,而這名持棒者要弱上幾分,若能迅速擊殺,倒是個突破口,能逆轉局勢。

    持刀者,正是李魚,眼見著漫天血箭襲來,手中長刀在空中劃出一個圓圈,嗡的一聲輕響,長刀前方憑空生出一個丈許寬闊的空間漩渦,強勁的吸力從漩渦之中透出,一枝枝血箭紛紛變向,奔著漩渦飛去,奔著刀身之上纏繞的那條血色龍影飛去,被這龍影大口大口地吞入腹中。

    持棒者卻沒有這般輕松,手中棒雖勢大力沉,卻沒有噬血屬性,只能是揮動大棒舞出千百道棒影,迎著漫天飛舞的血箭砸去。

    轟鳴聲連成一片,一道道棒影崩碎,一枝枝血箭崩碎,化作一團團血焰在翻滾。

    持棒者,正是八臂,眼見著血焰飛卷而來,往身上撲,心頭驚駭,閃電般飛退,要和血河魔君拉遠距離,一側卻是勁風呼嘯,三枚飛釘襲來,揮棒擊去,擊飛了兩枚飛釘,卻有一枚釘在了腰間,當的一聲大響,飛釘倒飛,身上穿著的銀甲竟被崩碎出一個大洞,身影亦是飛釘擊得向一側斜飛。

    八臂神情扭曲痛苦,心中陣陣叫苦,更有驚慌后悔,不該和血河魔君面對面交戰的。

    方才落在身上的那團血焰,瞬間就把他身上堅固之極的八階上品的北寰戰甲銹蝕出了一個個大洞,毀了這戰甲之中的法陣,讓他失去了防御不說,神通也大打折扣,而有一小部分血焰從戰甲破洞處鉆入,沾染在肌膚之上,鉆心刺痛,肌膚血肉似乎正在被腐蝕。

    僅僅是一團血焰落在身上,就讓他變成了這般模樣,眼見這血箭崩碎化成的血焰一**席卷而來,豈不要把他“淹”死?而這三枚飛釘的攻擊同樣兇猛,難以抵擋,心中恐懼,不敢再靠近血河魔君,心神所動,身周烏光一閃,一件古樸的黑色戰甲浮出體表,在戰甲之內又套上了一層戰甲,手中大棒舞出漫天棒影,擋在身周,護住全身。

    “退后,隔空攻擊!”

    李魚的聲音在八臂腦海中響起,八臂頓時松了一口氣,心頭涌起一股暖流,怪不得青鱗、血影、敖甲、敖乙等李魚的下屬對李魚死心塌地,這樣的“主人”,他也想要。

    想想他如今的主人乃是焚天魔君,而焚天魔君心機深沉,脾氣難以捉摸,心頭頓時又有些郁郁,卻也不敢在此時胡思亂想,收斂心神,飛身后退,集中精力揮棒攻擊。

    他不敢靠近血河魔君,血河魔君卻是不愿靠近李魚,逼退李魚之后,手中光華一閃,多出了一條軟鞭,揮動軟鞭沖著李魚擊出漫天鞭影,另一只手一揚,再次祭出了四枚飛釘擊向了李魚,這七枚飛釘亦是上古魔寶,得來不易,乃是為不久的將來渡劫準備,李魚手中刀如此鋒利,他有點擔心會被毀掉。

    道道鞭影呼嘯而來,又有飛釘夾在中間偷襲,李魚頓時被逼得無法靠近血河魔君,左手之中光華一閃,又一口長刀浮出,手臂顫動間,斬出漫天刀光斬向鞭影,很久已經沒有用過雙刀,卻也不陌生。

    轟隆隆的巨響連綿不絕,刀光、鞭影對撞,紛紛崩碎,化作漫天血焰烈焰飛舞,長刀、飛釘相擊,火花飛濺,一聲龍吟聲驟然響起,一條血色龍影從飲血魔刀之中飛出,一閃間化作十余丈長,伴在李魚身周飛舞盤旋,龍口吞吸間,一團團逼近李魚的血焰被龍影吞入腹中。

    詭異的一幕隨之出現,隨著這龍影吞噬血焰,一股濃郁的氣血之力竟然從飲血魔刀之中沖出,沿著刀柄,滲入李魚的手掌,注入李魚的體內,李魚體內氣血頓時為之沸騰。

    李魚暗自震驚,擔心這血焰有毒,當日焚天魔君被血奴擊了一掌后差點毒死,血河魔君分身體內的血焰則有極大的腐蝕作用,能銷骨蝕肉,有心斬斷飲血魔刀吞噬血焰的舉動,可這魔刀竟然失控了一般,粘在他手中,想扔也扔不出去,伴在他身周的龍影更是興奮地瘋狂地上竄上跳。

    好在,這充盈氣血之力入體,他竟然沒有感到頭暈等不適,身法反而迅捷了幾分。

    李魚在擔心,在慌亂,血河魔君看到李魚身周飛舞的龍影在源源不斷地吞吸血焰,感受到李魚斬出的刀光越來越是兇悍,四枚飛釘竟然傷不到李魚,心中同樣慌亂,暗叫不妙。

    這血焰,不是無窮盡的,乃是他數千年上萬年煉化來的本命靈血,乃是他的本源,被吞噬一分就少一分。

    平日里,被他殺死的魔族強者,體內蘊含大量精元之力的魔血幾乎都會被他吞噬一空,而現在,角色變了,“吸血”者竟然變成了李魚,變成了這把魔刀和這條龍影,他如何不驚慌?

    李魚有此刀在手,他竟是被壓制,心隨意動,在另一個方向攻擊八臂的三枚飛釘突然倒飛,齊齊奔著李魚而去,手中長鞭晃動,擊向李魚的鞭影瞬間大增,他要改變戰法,不再搭理遠遠逃開的八臂,專門來對付李魚,他能感覺得到,李魚的神通還是不如他的,斬出的刀光雖迅猛,卻突破不了鞭影的攻擊,近不了他的身。

    頭頂上空陡然狂風呼嘯,一股熱浪席卷而來,尖銳的破空聲響起,一道烈焰刀光把虛空一劈兩半,直指他的頭顱,這刀光的威勢,比八臂砸來的棒影兇悍,比李魚斬出的刀光同樣要兇悍,一閃間已到了頭頂。

    血河魔君心頭大駭,揮鞭迎向了刀光,這刀光的主人,神通即使不如他,卻不會弱于鵬王多少,而這烈焰刀光,透著熟悉,難不成,是火神?

    “是火神,他是火神,燒成灰也不會錯!”

    血河魔君的腦海中突然響起了分身的傳音,透著憤怒,透著焦慮。

    轟隆一聲巨響,長鞭擊碎了刀光,滾滾烈焰席卷而來,兜頭蓋臉地落在了血河魔君的身軀之上,滋滋啦啦的響聲中,血焰被焚干,有烈焰穿透血焰,落在身上,隔著這層堅韌不遜于最頂階戰甲的魔袍,竟是火辣辣灼痛。

    而另一個方向,破空聲響起,六枚迸射著刺目光華的飛劍呼嘯而來。

    焚天魔君、南天昊二人從一側發起了攻擊,這二者,此刻亦是身披北寰戰甲,化身數丈高的巨人。

    血河魔君的心往下沉,暗叫不妙,法力狂催,手中鞭狂揮,刷刷刷,一道道血焰鞭影飛出,擊向了李魚,擊向焚天魔君、南天昊。

    虛空扭曲,一道道鞭影如一道道血色巨蟒般張牙舞爪地撲向三者,而血河魔君的身影,卻陡然高飛,如輕煙般沖著一側飛遁,其速之快,絲毫不亞于那頭金翅大鵬。

    他要逃,要和分身匯合,不能被人這般圍攻,太危險。

    轟隆隆的巨響聲中,李魚、焚天魔君、南天昊齊齊飛退,這血色鞭影之中蘊含的力道太猛,血河魔君的神通,尚不是他們能正面對抗,面對這般兇猛攻擊,只能退。

    若他們三人并肩一處與血河魔君對抗,四者的攻擊疊加,足以把這方虛空擊碎,一旦被卷入坍塌破碎的空間,隨時有可能被空間巨力擠爆撕碎,沒人能保證能在空間亂流中走出。

    “想逃,給本圣跪下!”

    一道粗豪的男子聲音響起,頭頂上空陡然狂風呼嘯,一只金光閃爍的大錘旋轉著砸來,大錘后方,一道道金光閃爍,乃是一道道金色錘影,再后方,一名數丈高的銀甲巨人躍上云端,手中錘晃動,一道接一道錘影砸來。

    敖乙從一側殺來。

    血河魔君騰空的身影竟被阻止,長鞭擊在大錘之上,沒能擊開大錘,大錘反而直奔血河魔君當頭砸去,血河魔君不得不沖一側躲避。

    一枚枚飛劍緊跟著斬來,血河魔君頓時一陣手忙腳亂。

    敖乙一身蠻力之強尤勝八臂,而南天昊祭出的飛劍也比刀光難纏。

    “圍殺!”

    焚天魔君厲喝道,手中刀斬出一連串刀影。

    另一側,原本想逃遁離開的八臂,猶豫了片刻,停下了身影,揮棒怒砸。

    五人,五個方位,把血河魔君給圍在了正中,血河魔君神通再強,也得跪。

    一道刺目金光卻是從南天昊身后躍出,鵬王不知何時從地底爬了出來,手中金槍之上光華道道,直指南天昊后心刺去。

    南天昊反手一劍擊去,當一聲巨響,手中劍脫手,身影高高飛起,竟是奔著血河魔君飛去。

    鵬王的神通勝他太多,即使鵬王內傷不輕,這一槍,也非他能敵。

    發現這一幕,血河魔君心頭狂喜。

    空著的那只手臂一揮,一把抓向了南天昊,他要抓一名人質在手。

    可他還未等抓到南天昊,意外再次發生,鵬王身后,一聲霹靂巨響,一道道雷霆光柱,一道道烈焰刀光呼嘯而來,足足有三四十道之多。

    遠處,一艘倒地的戰艦騰空,戰艦上,一群修士齊齊揚起了手中,一片符文閃爍,遮擋了戰艦。

    鵬王心頭狂震,雙腳用力一蹬,騰空而起,想要躲過這攻擊,可卻已晚了一步,躲過了一部分雷柱,卻還是有多道雷柱擊在了他的身上,他這么往空中一跳,腳步不穩,反而被雷霆擊打得向前方飛去,同樣奔著血河魔君而去。

    其它方向,李魚、焚天魔君、八臂、敖乙四者的攻擊已是輪番砸向了血河魔君。

    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以血河魔君為中心點,這一方虛空陡然間扭曲,崩碎,狂暴的靈力四散飛卷,一道道雪亮的空間裂縫憑空生出。

    最為耀眼的漫天血焰、鞭影陡然消失。

    一道道刀光棒影被卷入破碎空間,眨眼的功夫,一個直徑足足有幾十里的空間漩渦生出,強大的吸力猛然沖著這漩渦之中倒灌。

    三道光影則奔著相反的方向飛掠而去。

    李魚、焚天魔君逃得快,沒有被卷入漩渦,八臂離得遠,同樣沒有被卷入漩渦,待三者遠遠逃開,凝目四望,卻已不見敖乙、南天昊身影,至于血河魔君和鵬王,同樣不見蹤影。

    另一個方向,兩艘戰艦亦是一左一右地奔著遠處飛馳,戰艦上,甲板半開,眾修皆是一臉驚恐。

    還好,方才因為血河魔君被偷襲之下沖一側逃離,與李魚、焚天魔君等人惡戰之時,遠離了戰艦墜地之處,戰艦沒有被卷入這破碎空間。

    說來話長,從血河魔君跳出來偷襲戰艦,到此刻這方虛空再次崩塌,也不過是短短十余個呼吸的時間。

    因著方才的爭斗,這方空間已極不穩固,血河魔君、李魚、焚天魔君、鵬王四者的神通遠非普通魔尊境強者可比,再加上敖乙、八臂、南天昊三者聯手攻擊,后方又有幾十道兇猛攻擊,力道集于一處,這空間焉能不崩塌。

    眾修祭出的符篆,乃是這段時間李魚采集混沌空間中的高品儲靈玉親手煉制,無論是雷柱,還是烈焰刀光,其威力,皆有著李魚八成力道的攻擊,幾十道攻擊疊加,李魚自己都擋不住。

    轟隆隆的悶響連綿不絕,崩塌的空間不斷延伸,竟是與之前崩塌之處連在了一起。

    地面之上,亦是山崩地裂。

    (電腦壞了,瀏覽器崩了,電腦連手機,發文字過來全是亂碼,想不到別的辦法,只能一點點從qq轉到手機,我太難了?。?
本章結束
一定要記住丫丫電子書的網址:www.759476.buzz 第一時間欣賞《金鱗》最新章節! 作者:土疙瘩的愛情所寫的《金鱗》為轉載作品,金鱗全部版權為原作者所有
①如果您發現本小說金鱗最新章節,而丫丫電子書又沒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現金鱗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金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丫丫電子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金鱗作品內容、版權等方面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短信給管理員,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

金鱗介紹:
特種兵魂穿異界,開啟一段非同尋常的仙路旅程,手榴彈、機關槍、戰斗機與仙術的對撞,家族崛起與個人前途的碰撞,火花……期待著你來參與!土疙瘩繼《真武蕩魔傳》、《擎天一棍》后的第三部書,謝謝閱讀!
玩捕鱼游戏的技巧